过激泽吹

可怕

(PS:同人里的“我”指的是那只小兔子哦)

我记得白泽大人说过一句话。

“我觉得牛郎织女一年见一次已经够多了啊,只有一百年才见到的女神才会有好久不见了的感觉吧,大家肯定也是这么想的吧。”(抱歉记不清原话了)

印象中的白泽大人总温和的笑着,啊。。。除了在他口中的恶鬼面前吧。

但是,但是啊,白泽大人。。。

为什么那恶鬼走了没几个月,您的眼里却常没了笑意?这和那上扬的嘴角不相称啊。。。

白泽大人,不妨笑一笑吧。。。

兔子嗅嗅草药,用锄头小心的挖出,送到那穿白大褂的中医旁边。

“。。。嗯?谢谢你呢。”中医接过草药,放进沸腾的汤药中,“继续努力吧,你进步很大呢。”

兔子点点头,转身跑开。

极乐满月的大门似乎对那中医有什么特殊的吸引力,中医的眼神总会不住的游移到那边去。

实际上是在等什么吧。

兔子朝中医的方向看了一眼

三年,对白泽大人必然不多吧。。。那您为何这么期待?那恶鬼必是您重要的人吧。

白泽大人,请不要再紧皱眉头了。。。

兔子被一阵喧闹声吵醒。

一只白狗叫着嚷着,欢快地向极乐满月跑去,后面跟着的是那一袭黑衣的恶鬼。。。

白泽大人!您口中念叨着的恶鬼回来了!我又能看到您的笑颜了吧!

白泽看着那恶鬼,眼里闪过一丝欣喜,却摆出一副嫌弃的表情“你这恶鬼还回来干嘛,待在外面就好了啊。”

鬼灯竟没还嘴,仅是礼节性的鞠躬,双手奉上一盒看起来价格不菲的茶叶“上等的中国普洱茶,是游历中买的小礼物,望您喜欢。”

如此礼貌的问候,语气里不带一丝感情,仿佛他眼前是一位殿堂级的人物。

啊,这么说好像也没用什么不对,毕竟是神兽嘛。

白泽有些愣神,双手颤抖着接过茶叶“啊。。。那多劳您费心了,我改日再上门酬谢。”

白泽黑色的瞳孔有一瞬失去了神色,嘴角上扬的弧度似乎高得有些可怕。

“在下工作繁忙,无暇陪您闲聊,请您谅解。告辞了。”

看着那恶鬼沿着路越走越远,白泽收起了笑容“呐,太郎君,今晚我们去痛快的喝一场吧?”

“鬼灯大人,决定了吗??”

“啊,这次游历之后想再试试人类的生活。不过我很快就会回来的,不用担心哦。”

这是他第一次想逃避,尝试忘掉游历中所见所闻,用转世投胎来得到暂时的解脱。

“白泽是中国古代神话中地位崇高的神兽,祥瑞之象征,是令人逢凶化吉的吉祥之兽。白泽亦能说人话,通万物之情,晓天下万物状貌。正因如此,它不能将心放在世间红尘上,它要担起神兽的责任”(最后一句是up瞎编的,你们别信)

兔子跑到准备出门的中医旁,期待的看向中医的脸。

兔子红色的眼睛充满了惊愕,它没有看到它所期待的笑容。而是第一次,第一次看见这中医流下眼泪。

白泽大人,不要哭了啊。。。

——END——

第一次lof上发文,请多指教嗷

评论(2)

热度(13)